中美需要共调经济结构应对全球供求变化

更新日期:2022年06月08日

       刘卫平, 麻省理工学院访问学者, 中美应共同调整贸易失衡 从经济结构来看, 中美两国都存在消费和储蓄的结构性失衡。中国持续的贸易顺差与中国国内储蓄率过高、消费率过低有关;而美国的持续赤字与其自身的问题有关, 比如美国的低储蓄率和高消费率。中国政府在基础设施等领域投资4万亿元,

扩大内需, 促进经济增长。经济刺激政策正在实施, 这意味着中国不再依赖于紧张的美国消费者, 这将有助于平衡全球经济增长。此举不仅有利于中国国内经济, 也将对世界经济起到支撑作用。中国经济增长主要依靠内需, 可以增加中国经济的稳定性, 真正发挥了中国自身的优势。此外, 在完成本轮扩大内需战略后, 中国出台了新一轮扩大内需的经济刺激政策, 在能源、环保、科技等领域进行投资。美国金融危机前后, 美国曾一度认为人民币升值可以缓解两国贸易摩擦和经济紧张局势。但现实是, 即使人民币升值实现, 也无法消除中美之间的紧张关系。美国推动人民币升值并不是最好的办法。只要总体贸易逆差保持不变, 只要技术创新继续, 美中之间的贸易紧张局势就会持续存在。除非所有亚洲货币全面升值,

否则人民币升值它不能抵消美国技术创新对美国国内就业的影响, 也不能减少美国的整体贸易逆差。中美贸易逆差更多的是经济结构的问题, 而不是单纯的汇率原因。对于这些问题, 不能靠一个国家的行动来解决, 也不能只靠汇率调整这个工具来解决。
       它需要许多国家采取联合行动并使用多种工具。因此, 面对中美贸易争端, 我们需要关心的是中美应该如何共同行动, 而不是一个国家应该如何行动。中美应共同推进银行业合作。在现代全球市场经济体系中, 金融市场衡量一个国家社会和制度的竞争力。比如美国经济体系比较好的时候, 它的金融市场发展得很好, 而美国真正竞争最激烈的地方是金融市场。现实情况是, 全球 60% 的资本出口流向了美国。世界认为, 美国占了很多国家的便宜。这一现象的关键在于美国拥有强大的金融市场。因此, 中国要想改变谈判立场, 就必须发展金融市场。毫无疑问, 在经济全球化的格局下, 金融市场基本上主导着一切经济活动的风险。众所周知, 金融市场存在巨大风险。今天的美国金融危机, 让人们感受到了现代金融模式梦寐以求的恐怖和“悲哀”。但现实是, 金融市场是现​​代经济和美国金融危机的核心虽然是次贷造成的,

但实际上是美国金融秩序混乱、发展不平衡、监管不力造成的。风险本身并不可怕, 最重要的是风险之后如何规避和监管风险。应该说, 美国金融危机也将给中国带来新的发展机遇。美国金融危机将引发的未来世界货币体系和金融体系的重大变革, 必将加快人民币国际化步伐。我们不妨分析一下中美银行业的优势和合作的可能性, 以促进中国经济结构的平衡。例如, 中国的商业银行和国家政策性银行是否可以考虑入股美国银行, 成为其最大股东之一。这样的股权结构对中美双方都有利。中国银行的优势是资金充裕, 不会面临破产。其国家背景可以保证长期战略的实施;中国银行的问题是自身机制和国际化团队不够成熟。不熟悉国际市场和机构的运作。美国银行业的问题是要考虑短期资金和市场压力, 但优势是有良好的机制和团队。两者的结合只是互补, 但需要一段时间的磨合。美国的金融调整需要3到5年时间, 中国金融业在未来3到5年将有大发展的机会。美国现在面临的问题是长期利率必须上调, 这将导致美国整体财富缩水, 而中国面临的挑战是如何不重蹈日本和美国的低利率政策的覆辙。低利率的目的是在短期内应对金融危机, 但往往无法自拔。次贷危机后美国必须检讨低利率政策, 重振美元和美国金融机构。美国目前正在经历的是洗牌和调整的过程。中资银行的收购价格应考虑未来加息后美国银行股价下跌的幅度。银行不会为了短期资本增值而出售股份, 即中资银行将成为美国银行的长期战略投资者, 而不是短期账面利润;甚至可以考虑, 如果未来股价大大超过目前的买入价, 中资银行将可以出售预先约定数量的美国银行股票, 并将其超额资本增值回馈给美国银行现有股东。
       换取当前较低的购买价格。较低的收购价格有利于获得中国高层和社会的支持, 也是降低收购风险的关键。中美应共同努力, 有效扩大内需。美国主导的金融体系导致全球经济下滑加剧。表面上看, 危机是次贷危机造成的, 但实质上是1980年代以来美国社会收入差距拉大的结果, 是社会问题积累的结果。这种过分强调个人主义的政治和社会哲学伤害了美国, 危害了国家的未来, 危害了后代的发展, 更荒谬的是, 使那些试图实现美国梦的人更加困难。美国经济学家 Gard Bernstein 认为, 以人为本, 确保每个人都能分享发展成果的公平经济应该是发展政策的核心。多年来, 这种有害的价值体系产生了一系列充满极端个人主义基因的政策措施。它的核心不是解决政府面临的经济和社会问题, 而只是通过市场来解决。金融危机的现实可以证明, 无论一个社会经济是“有计划的市场”还是“有计划的市场”, 正确的价值取向是解决社会问题的核心和关键。世界经济风雨飘摇的百年历史表明, 惠及全体公民是有效扩大需求、促进经济健康发展的关键。对于已经完成“消费型”经济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工业化经济”阶段的美国来说, 所谓有效扩大内需, 就是让尽可能少的钱流入腰包。高收入群体的人存钱, 并且尽可能地省钱。它流入需要花钱解决贫富差距带来的社会问题的低收入群体手中。实现这一目标需要决策者在效率和公平的双重原则下, 精心设计财政政策、货币政策、税收政策和公共服务政策。对于处于“基础设施建设”和“工业化经济”的“刚性”经济的中国来说, 所谓扩大内需, 就是将尽可能多的资金投入到非重复性的基础设施建设中,

以最快的速度推动国家发展。尽可能。
       工业化进程让更多公民从国家经济发展中受益, 解决了经济发展不平衡带来的社会问题。实现这一目标需要中国和美国的政策制定者调整他们的计划和市场。遵循市场原则, 充分发挥国家宏观调控作用, 制定更加有效的社会机制, 进一步观察各国和经济体的经济振兴规划, 确保在全球供需形势下“自救”中美关系必将发生根本性变化, 以大智慧和新鲜眼光随时审视全球经济变化。

Copyright © 2004-2022 创意科技有限公司 chuangyikejiyouxiangongsi (tresorslingons.com),All Rights Reserved